吱儿

世人皆过客,唯有学友真

[麦龙]时间乱序 · 错位 上

 别人的梗。

是HE啦。是HE。


上、


“我今天要加班,你晚上别等我吃饭。”

欧阳在下班的时候收到麦海鹏发给他的微信,回了一个“好”字。

距离上次做“噩梦”已经一月有余,他终于在麦海鹏每天锲而不舍地洗脑下相信那只是一个梦。而麦海鹏也终于得到解放,能够稍稍离开欧阳的视线一段时间,不至于洗澡洗到一半都会被欧阳强行把门敲开。

欧阳随便买了点吃的提回家,打算以此勉强果腹。他摸出钥匙打开了家门,发现里面透出光来,蹙着眉嘀咕了一句“怎么忘了关灯”,然后迈进去,看见麦海鹏坐在沙发上,傻呆呆地看着他。

“你不是……加班……吗……?”

欧阳迟疑地说着...

为了超超看笑礼相迎。

尼玛又是眼线。搭档还给洗地,这洗地姿势给后台演员都逗乐了。

[麦龙]时间乱序 · 颠倒世界 完

恍然一梦醒这种业界禁术我也不会用的


五、


麦海鹏在上班的时候收到了吴锋的微信,问他和欧阳到底怎么回事。平时玩乐队最积极的人现在下班后就约等于失踪。

麦海鹏不知道怎么解释,他问过很多以前的朋友同学,问他们认不认识欧阳浩鹏,唯一认识欧阳的是素文,但素文是欧阳的堂妹,他们从小就认识。

吴锋威胁他如果真的做了对不起欧阳的事情就快点弥补,可欧阳叫他不要再跟他联系,想要跟他保持距离,他也不知道怎么对欧阳开这个口。

他没犹豫太久,跟公司提交的辞呈很快得到了回应,下个礼拜把交接做好就会放他离开。

麦海鹏把手头上的学生一一交给了同事,请人帮忙找了续租的租户,跟房东纠...

[麦龙]时间乱序 · 颠倒世界 四

四、


麦海鹏拎着行李去车站,从这个小县城出发,无论是去什么地方,路程都会很漫长。

汽车站很破旧,汽车也很破旧。

他坐在后排,巴士里没有几个乘客,零星地坐着,空空荡荡,总教人疑惑这样的生意到底是怎么把这个汽车站的运行支撑下来的。

阿公虽然没有太大问题,但还住着院,就当做每年的例行调养。至于阿嫲身体还算硬朗,能够包揽一切家务,于是轰赶他回去上班。

车子慢慢地驶出车站,街边的店铺刚刚开业,他好像瞥见那个男人和一个妇女在服装店门口挑选着衣服。大概是在陪同自己的长辈购物。

他扭过头仔细地看,却发现自己认错了人,那个陪同长辈购物的男人并不是欧阳浩鹏。

真奇怪。

他想着。...

[麦龙]时间乱序 · 颠倒世界 三

是HE放心。

别人的梗。

三、


“那个人是谁啊?”女朋友担心地问。

麦海鹏摇着头。

他真的不认识这个男人。

如果说是欧阳浩他还熟悉些。但欧阳浩鹏,他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名字。要不是看在吴锋的面子上,他都不会和那个人扯这么多。

吴锋接了他的电话,连忙倒了歉。他多问了一句欧阳浩鹏到底是个什么人,吴锋那边支吾地将他敷衍了过去。

他和吴锋的关系说不上特别亲密,可能吴锋和欧阳浩鹏的关系特别好,所以才会站在欧阳浩鹏的那边替他说话。


当天晚上他又接到吴锋的电话,说自己会把欧阳浩鹏领回去,叫他不要担心,以后不会再突然跑来烦他了。

他又问自己和欧阳浩鹏...

[攀霏]追逐 07

卖那啥和那啥客,有缘就看,要骂我就省省口水吧


有生之年竟然更新

高老板说的他妈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我还是喜欢他()

 [图片]

[麦龙]时间乱序 · 颠倒世界 二

是HE放心。

别人的梗。

二、


麦海鹏家怎么开欧阳太熟悉了。

他在这几年间去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县城并不大,从他的家开到麦海鹏家也就几分钟的路程。

他拔了钥匙连车有没有上锁都顾不上了,只是飞快地跑上楼去,来到那扇熟悉的门前。

那扇门和他记忆里的一模一样,门口的对联还是他帮着贴上去的。

他敲了门又按了门铃,老人行动迟缓,过了一会儿才打开了门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那张熟悉的面孔带着疑问。

“我找……找麦海鹏。”欧阳喘不上气一样撑在门边的墙上用力呼吸,“我找他,他在吗。”

“你是他的朋友?”麦海鹏的阿嫲眼神陌生而古怪,对她来说此时站在她面前只是一个从未见...

龙妹这个一如既往的女友语气真是一绝

[麦龙]时间乱序 · 颠倒世界 一

别人的梗。


一、


闹钟准时准点在六点半响起。

欧阳半眯瞪眼睛伸出个手,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捞了过来。

闹钟被掐灭了。

欧阳在被窝里赖了一阵,睁开眼睛坐起身,咕哝了一句“起床了”。

预想之中不爽的哼哼或是伸懒腰带出来的呻吟都没有出现,欧阳揉了揉眼睛,扭头望过去,发现身边空无一人。

搞什么。欧阳想。今天干嘛起这么早。

他起了身,换了衣服去洗脸刷牙,好去参加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。


每周雷打不动的国旗下的讲话听得欧阳昏昏欲睡。

昨晚他睡得太晚了,都怪那混蛋买了超薄的套子非要玩儿新姿势,搞得他兴致冲冲地拖着那家伙搞了第二回,结果就是周一早晨的睡...

[麦龙]赤子 上

唉,少不了的pb词。

SE。反正不是HE。我猜。

试一试矫情的文风。比我想的要长那么一点,所以还没写完。

配乐请搜:梁博-想念(rehearsal version)


点我

( •᷄⌓•᷅ )我什么时候能在唱的时候也弹对呢